剪出光彩人生摄出真实生命伊势祥延

剪出光彩人生摄出真实生命伊势祥延日本知名造型师伊势祥延一手拿剪刀一手捉相机,剪出光彩人生的同时,也拍摄出精彩的真实生活故事。他从不同的角度,将人性赤裸裸的暴露在五光十色的镜头下,毫不掩饰。透过剪刀,他赚取了生活所需的财富;透过镜头,他无心插柳的为一个又一个的贫困族群製造了生存下来的机会和利便,同时,也给予他们一个欢悦的美好时刻,一个短暂但却永远锁在镜头里的欢乐时刻。伊势祥延的正业是造型师,至于副业……错了,他说拍摄不是职业,拍摄是一种享受生活的管道,一种能让他放下人性虚伪和戒备的出口。他总共出版了5辑作品集,在称呼上除了是专业造型师也同时是专业摄影人,别人看他时,眼光亦显得特别不一样;无论如何,这“名”却不是他真正想要的,在他内心深处所想的是,“透过我的镜头,我到底能做些甚幺?”虽然有点模糊,但事实上,他可以做或者已经做的事情可多了。惟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他无心插柳下瞬间展开的,也是意料之外的。利用镜头触动慈悲情怀2006年12月份出版的《Cambodian Voice》,竟然意外的令柬埔寨30个贫困潦倒的村庄里的4000位村民,获得一口乾净及清凉的食水;这事件,听起来就令人感动。“我是在去年年尾出版了这一本书,把当地穷困的生活统统摄进镜头里去,想不到这些真实的镜头竟然感动了日本一个由僧侣组成的非政府组织,他们在短短6个月内,就在当地兴建了两座蓄水池,提供当地居民足够、乾净且清凉的食水。”镜头底下,村民穷困得不得不挖掘路边野草充饑,渴了,得步行来回6个小时,才能到湖边提一壶水;这一切尽在不言中,但透过镜头却毫不掩饰的展露在大家眼前,当然,也触动了每一个人的慈悲情怀。这两座蓄水池在今年6月竣工,令当地30个村落近4000位村民受益。明年,将会有另一座耗资10万美元(约35万令吉)的蓄水池会被建起来,让更多人受惠。《Cambodian Voice》是伊势祥延3次游柬埔寨的成果,每一次去他会拍摄大约40捲胶捲;《Cambodian Voice》里头精选了大约40张珍贵照片,所有说明都由伊势祥延执笔,文字简单,却格外感人。对人物拍摄情有独钟第一站他去到了印尼的峇厘岛,是孤独之旅,“在这里我拍摄了当地人们的生活情景,他们的表情,他们的动作,还有大自然的一景一物……但我最终发现,我还是对人物拍摄情有独锺。”这15年来,伊势祥延总共到过50个国家,平均每一年到3至4个国家旅游兼拍摄,他特爱挑选贫困或落后的国家,因为他觉得,只有在这些国家才能拍摄到真正的人心与人性,而这就是他一直追求的。“我们常常会透过媒体看到很多很多国家的动蕩不安实情,所接收到的讯息是经过媒体筛选及处理过的,我想,我对‘真实’的要求会更高,我也希望透过我的镜头,把更多媒体所没有报导或处理过的‘真实’,完完整整的呈现给大家。”伊势祥延的作品经常刊登在日本的各大媒体上,其作品集也可以在一些国际机场购买得到,他在日本举办过大大小小的作品分享会超过30场,与志同道合者,或大学生,或学院生分享自己在旅途上的所见所思。他的下一站是西藏,估计会在明年出发。我们预祝他旅途顺利,把更多好的作品呈献给大众。把镜头内的作品化作永恆伊势祥延是在15年前与相机结缘,或许你会纳闷,好端端的一位着名造型师,为何会有放下剪刀举起相机的冲动?“我的工作是为模特儿或顾客设计造型,惟一直很困扰我的是,我觉得自己的作品是一门艺术,但大部份人却不认同我的看法,他们说我的造型无法持续不能长久,因此,根本就无艺术可言。”为了反击别人的论调,伊势祥延开始学习摄影,希望把自己的作品摄入镜头内,化作永恆。这一来,别人就不能说我的作品不是艺术了。伊势祥延当时是这样想的。然而,这一厢情愿的固执并未为伊势祥延带来任何满足感,模特儿或顾客的造型拍摄多了,经验倒是累积了不少,但遗憾的是,他却越来越觉得这种情况令他感觉烦闷,同时,他也越来越觉得自己所拍摄的作品不够真实。他认为生命中应该有更多的感动,他希望出现在自己镜头下的作品是真实的,是活生生的,笑就是笑,哭就是哭,喜就是喜,悲就是悲。“我一想到这里,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抽身离去,当然,所谓的抽身并非真正的抽身,而是懂得放手让事业交给下属去打理,自己就这样背起简单行囊,提了相机,出发了。”他的步伐,是为了寻找人性的真实而迈开,他也选择放下伪装的面具,还原自己一个真性情。拍出小人物的真被伊势祥延摄入镜头内的人物,都是一个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他们可以是赶羊的老翁、穿上金黄色沙丽的印度村妇、在垃圾场内专门挑垃圾以赚取微薄收入的小童、在河边洗澡嬉笑的青春少女等等,不同的笑容不同的表情,但有着一个共同特徵,那就是──大家都很真。“我在拍摄时完全不会事先通知他们,镜头对準了,卡嚓一声,这真实的画面就成为永恆。”伊势祥延表示,他镜头下的小小人物,可能一辈子就只有这幺一次上镜的机会,而每当想到这一点,就让他更为动容,鞭策自己要拍得更好。“当然,有些人不喜欢拍照,根据一些古老村落村民的传说,被人拍照者,他们的灵魂也会被摄入镜头里去,想到这一点,哪里还有人敢拍?”为了消除村民的戒备,伊势祥延一般上会先与他们聊聊天,待熟络之后才提出拍摄要求,“拍摄小孩还容易,要拍摄少女则比较困难,有些妇女的丈夫还会打人呢……”伊势祥延一边分享拍摄经验一边笑着说。/副刊.报导:高宝丽.2007.10.18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