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产女王张淳淳:人生赚那麽多钱,只是让你住头等病房!

地产女王张淳淳:人生赚那麽多钱,只是让你住头等病房!

一场大病,让女强人张淳淳遇上无葯可医的怪病,两度轻生,从鬼门关走一遭,目前仍与病魔对抗的她,对生命与财富有了深刻的体悟,本刊取得她的独家告白,看她如何勇敢面对病魔与人性最大的挑战。

地产女王大病后的生命体悟

「你可以买陀飞轮,但买不到时间。你可以买下帝宝豪宅,但买不到家庭的温暖。你可以买下一家医院,但妳买不到健康。」写下这段话的,就是因病而沉寂一年多的舞蹈老师兼房地产达人──张淳淳。生病前,多才多艺的张淳淳,一刻都停不下来,完全奉献于工作。

各项事业都经营得有声有色,不但是李玟、SHE等大明星的专任舞蹈教也为郑秀文、许茹芸等歌手的唱片填词。热爱舞蹈与创作的她,还成为运动商品公司、出版社的老闆,因为比别人更认真打拚,当她跨足房地产,也立刻成为房地产达人,成绩耀眼。

棘手 对抗史上最顽强病菌
相信认真就会有收穫,相信只要努力打拚就会成功的张淳淳,万万都想不到,奋发向上、开朗乐观的她,会有想要轻生的一天。

台大医院古色古香的长廊里,一位女孩,坐在轮椅上,她在二十岁豆蔻年华时,因为受到一种罕见病毒感染,而住进台大医院,从此就再也没有踏出台大医院,现在她已经二十八岁了。

不幸的,张淳淳所感染的正是这种目前全世界都无葯可医的怪病。

张淳淳在2010年7月去做了腿部微调手术,其后发病,「张小姐,这是一个很棘手的疾病,这种病毒非常顽强,是病毒里面的陈进兴,你可能一辈子都要跟它抗战!」医师对张淳淳说道。

「我会这幺幸运吗?」

当下张淳淳如晴天霹雳、不可置信,她所感染的正是NTM非结核分枝桿菌(non-tuberculousmycobacteria),全台湾只有前述女孩一个病例,张淳淳是第二例。

一直被外界定义为女强人的张淳淳,没想到自己除了打拚事业外,还得对抗史上最顽强的病菌!

每天下午两点半,是喝下午茶的时间,但对张淳淳而言,却是打吗啡的时间。

「每天下午两点半,是我最害怕的时候。」

张淳淳所感染的怪病,会在她的腿上,长满大大小小的脓疮伤口,「最多的时候,高达九十九个」。

因此,每天她都必须一一清创、消毒。清创时必须挤出受感染的血水,清创的剧痛,必须依靠打吗啡才有办法进行。她每天光是清创伤口,要两个小时,而打吗啡就要六个钟头。

「这是合法的打吗啡。」张淳淳自我消遣地说道,「但是我一点都high不起来,而是感到莫大的恐惧与痛苦。」

咬牙靠意志力撑过清创剧痛
有一次,张淳淳听到护士的葯车正在一步一步靠近她的病房,她竟然害怕到连滚带爬地冲下床,下意识地收起行李,就想要逃跑。

「我吓到躲到厕所,护士们喊道:『张淳淳呢?』我竟回说:『她不在』。」

打吗啡的梦魇,张淳淳连回想都害怕。

「我打吗啡打到手都硬了,血管根本打不进去,一直换部位,最后,全身的血管也都僵硬无比,无法再注射了。

不得已,只好在脖子的大动脉部位插管,然后等到脖子也硬化之后,就改插鼠蹊部,鼠蹊部硬化之后,再改插脚底。」

打吗啡原是为了止清创的痛苦,但是,却又带来另一个灾难,它的副作用就是「每天上吐下泻至少二十次」。扣掉清创与打吗啡的时间,剩下的时间,张淳淳得拚命吃东西。

「一天要吃8个小时,一直吃东西的原因是,你才有东西可以吐与泻,每天就是不停的吃、吐与泻。」

因为上吐下泻身体会虚脱,所以张淳淳须一直补充食物与能量。

虽然张淳淳每天不停地吃,但是体重却还是直直落,「每周都至少瘦1.5公斤 ,一个月就瘦了快要5公斤 。」

张淳淳的心情更加沉重,「瘦,原本应该是每个女孩子求之不得的事情,但当时我却害怕得不得了,因为我觉得我的生命和我的健康,一点一滴的在远离我。」

因为打吗啡对健康伤害很大,坚强的她,最后咬牙告诉医师:「我不要吗啡。」后来每次清创时,不再有吗啡止痛的张淳淳,就会拿着《圣经》、一边唱诗歌,靠着自己的力量撑过清创的煎熬与痛苦。「《圣经》外面厚厚的书皮,都被我的指甲抓破了。」

于是,在打了8个月的吗啡后,张淳淳靠着自己的意志力,撑过清创的剧痛。

「每次上洗手间,竟然就要花两小时!」

因为伤口处处,让张淳淳的双腿无力,打吗啡则让她的体力越来越虚弱,原本又唱又跳的她,生病之后,5公尺不到的距离,竟然要走上半个小时。

生病之后,对一般人而言,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如走路、甚至洗澡,对张淳淳而言,都是莫大的奢侈,因为怕伤口感染之故,她甚至长达90天无法淋浴,只能擦澡。

头髮也因不断尝试各种治疗药物而掉光了,现在慢慢长出来当中,许久未对外公开露面的她,看起来脸部明显消瘦许多。

地产女王张淳淳:人生赚那麽多钱,只是让你住头等病房!


▲张淳淳露出伤口,估计全身上下至少有40颗脓疮

黑暗版权争议与诈骗接踵而至
身体上的折磨,张淳淳都能够咬牙撑过,但是最让她感到灰心的是──人性的黑暗面。

在她正在鬼门关与死神挣扎搏斗时,竟然还有人对她落井下石与恶意攻讦。

「一般人最不想去的就是医院与法院,我生病的时候,还得去想法院的事情。」因为与旗下一位作者的版权争议,张淳淳几乎心力交瘁。

「我命都快没了,怎幺还可能去和作者计较版税的事情?」

张淳淳生病的消息见诸媒体之后,就常常有各路人马上门,提供各式各样的偏方、设备,能量床、健康袜等等,相信人性本善的她,就在生病最脆弱的时候,被诈骗高达一千万元以上。

加上莫名的流言蜚语,以及永无止境的剧痛清创,让张淳淳数度想要一死了之。

她曾经想过跳楼自杀,但医院的顶楼都有管制,她上不去。后来「我就每天偷藏一颗安眠药,有一天,算一算共藏了20颗,我就想应该够了吧,当晚把所有遗言都用录音录好了之后,就把葯吃下去,没想到因为那葯的效力太低,我只是多睡了六、七小时而已。」

冷静下来的张淳淳,开始面对现实,「那一天是圣诞节,我找律师来,想写生前遗嘱,我不想要什幺都没安排好,就突然的走了。」
没想到,这个动作,却让一旁张淳淳的母亲悲从中来,一度消失。

担心妈妈想不开,已住院一年多还未痊癒的她,办了出院手续,她到叔叔在基隆的一块山坡地找到妈妈,她告诉妈妈:「我一定会勇敢,一定会好起来!」

好言相劝妈妈和她一起回家。


「我才发现,弃械投降的消极态度,对我的母亲和孩子,伤害很大。」从此,张淳淳改变态度,决定与病毒和平相处。

「我现在每天唱圣歌给伤口听、和伤口讲话,我会说:『你要乖喔,你要穿迷你裙喔』。」她现在也会告诉小孩:「妈妈一定要做一个奇蹟。人家说不会好,我就一定要好。」

「这个病教会我,要懂得抗压。」

张淳淳发现,每次她只要情绪不好,压力大时,伤口就会发作得更严重。

「如果前一天法院要出庭,隔天就一定会长出来。」

现在的张淳淳抱着无与伦比的乐观,「再大的挫折也影响不到我,踩到狗屎,都会说我太幸运了,连狗屎都会爱上我的鞋。」

这场大病,也改变张淳淳对金钱的态度。
过去的她,以为认真工作赚钱,是成功的象徵。但是,生病之后,常常有人冲进来,向她兜售各式各样的产品。一直到被诈财一千万元,还遭到对方恐吓,「那一刻,我突然觉得,『钱财是万恶的渊薮』。我开始痛恨,我这幺努力,结果拥有的却是会吸引别人作恶、让人嫉妒的东西。」

改变学会抗压、不用生命换财富
「人生赚那麽多钱,结果只是让妳住头等病房。」

白手起家的张淳淳感触良多地表示,生病期间,她最羡慕的人,竟然是她的看护。「看到她轻轻鬆鬆就可以出去帮我买便当,我当下泪流满面,好羡慕她。」

她发现,原来做一个平常人,可以走路、睡觉、吃饭、洗澡,是多幺幸福的一件事。

「四十岁以前你折磨你的身体,四十岁以后,身体就会折磨你。」

张淳淳从台大医院窗户往下看,捷运来来往往的人,让她深深体悟,「若有机会好起来,不要再疯狂的工作,不要再用生命换财富。」
出院后,她改变工作的方式,以前一天工作15小时,现在一天只花2小时,把所有事情集中起来,一次开会解决,工作更有效率。

虽然金钱让张淳淳差点失去健康、面对人性丑陋,但是她还是保持乐观。
「我希望将我赚来的财富变成好的东西,我想用它去帮助人。」

因此,第一个她想帮助的对象,就是第一位得到NTM的女孩,她想送她助听器,让她可以重新听到天籁之音。

此外,张淳淳还着手成立病童圆梦协会,要帮助生病的小孩圆梦。

其中有个小孩的愿望,让张淳淳很心疼。「他的愿望不是玩具,而是希望爸爸打妈妈可以轻一点。」为此,单亲的张淳淳还特地去拜访这对父母,告诉他们:「你们还可以吵架,其实很幸福,不像我,连吵架的另一半都没有。」

张淳淳还送这位爸爸一副拳击手套,「你要是生气时,就打沙包。」得知这对夫妻常因为经济问题吵架,张淳淳也教他们工作的方法,帮助他们找寻工作机会。

这场大病,除了让张淳淳学会宽容,也学会珍惜简单的幸福。

好友兼生意伙伴徐文斌表示:「她以前是工作狂,别人下班,她却还继续工作。」现在的张淳淳,希望把时间留给小孩、家人与朋友。「现在只要可以帮孩子準备早餐,我就觉得很幸福。」

出院后,靠着练自发气功与心情调适,张淳淳的脓疮伤口已经从九十九个降到五个,她每天自己清创。

採访当天,她带着iPad播放清创的影片给我们看,当脓包与血水从伤口流出来的剎那,令人不忍卒睹,从她的有色丝袜中,隐约可以看到大腿上伤口的疤痕,但她却泰然自若,显然,她已学会与疾病和平共处。

「我很幸运,上帝让我体会死亡,更幸运的是,它让我没死,还可以有机会看林书豪打篮球。」

採访末了,我们对她说「要加油哦!」
她微笑说:「我一定会的!」
病魔虽未远离,但她已有一颗勇敢奋战的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