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用勃起也可以做爱,为什幺需要这个自慰按摩器?

文/Mary Roach图/Shutterstock

女人不用勃起也可以做爱,为什幺需要这个自慰按摩器?

打一通电话到明尼苏达春湖园(Spring Lake Park)新劲公司(NuGyn)的办公室,接起电话的很有可能就是欧森先生(Curt Olson),别把他误认为接线生,他可是「爱神阴蒂治疗器」的共同发明人之一。他亲自回应电话是因为公司规模小,此外,他也很喜欢与人谈天。我们闲聊时,他描述了一些特别古怪的来电。每讲完一则故事,欧森总会安静一会儿,然后说:「妙吧。」他说,女性消费者不时会来电询问阴蒂的位置。「她们完全搞错部位,实在是太扯了!」

究竟是什幺原因促使他认为「女性阴茎」增大器有问世的需要?出乎意料的,我居然是第一个对欧森提出这问题的人。

他说:「这个嘛,我和老闆有一天做了张列表,看看我们接下来可以推出什幺产品。」新劲公司为优乐麦斯(Urometrics)的子公司,而优乐麦斯专门生产诊断男性勃起障碍的仪器,「爱神」是他们试探女性性功能障碍领域的第一步,看来在研发初期,他们对两性生理的差异尚未有什幺深刻的体会。「我们纯粹是看到一块未开发的市场,男人有阴茎增大器,女人却什幺都没有。」

我问了:「但是,女人不用勃起也可以做爱,为什幺需要这个?」

欧森解释,勃起并非重点。「重点是增加血流量,好引起高潮。利用帮浦把血液打进去,不是很有效吗?」所以,这是不是就等于在性爱前,用按摩器帮助进入状况?还是应该规律的使用,直到生理机能出现一些变化,让妳能轻鬆享受性爱──即使「爱神」已被收进一旁的缎面小袋子里?换言之,它是不是治疗女性性兴奋失调的方法?这想必是研发者的理想。

欧森说他们的产品的确「不只为提供刺激,而是以改变身体为目标」。他表示,纤维化是男性勃起障碍的肇因,而固定将血液抽进阴蒂周边或许可帮助清除勃起组织内的纤维。洛杉矶泌尿学家,同时也是电视节目性学专家柏曼女士(Jennifer Berman)参与了部分的「爱神」临床试验,她也认为这是属于长期治疗的产品,她说:「它可以用于性爱之外。妳用『爱神』就像是做伏地挺身、开合跳跃一样。」

我问欧森我能否借一台「爱神」研究一下。他的表情看不出一丝赞成:「妳想要用借的?我们不收回可以吧,妳就留着如何?」

说明书上指导使用者启动「爱神」一分钟,关闭一分钟,再重新启动一分钟。如此循环需持续三至五次。「爱神」是个挑逗效果极佳的产品,我敢说,女性使用者只要重複一两回合开关的动作,马上就会把计时的工作抛到一旁,也无心计算做了几次循环,然后就休息去了。「爱神」会把妳变成一个镇日无所事事,只知道自慰的女人。「爱神」与妳默契十足,但是它对妳与其他伴侣的性生活有帮助吗?

一份二○○二年的论文指出,经过三个月的「爱神」治疗后,对性生活感到满意的控制组女性与患有性功能障碍的女性,在女性性功能指标量表(Female Sexual Function Index)上的分数,皆有显着的进步。然而,量表上有一连串诸如此类的问题:在过去的四週中,妳多常在性活动或性交时感到性兴奋?妳多常于性活动或性交时湿润?性交或感受性刺激时,妳多常可以达到高潮?如果女性将使用「爱神」的经验视为「性活动」的一部分,又遵照疗程一星期使用四次的指示,分数当然会有所长进。

这样的研究虽有瑕疵,不过疗法本身既无副作用,又提供几近每日一剂的自我取悦,实在没有理由不去尝试看看。

麻烦的是,「爱神」的标价要四百美金。就为了抽吸的效果,女人哪里需要花四百元美金呢?

「欧森,请问一下?」

「是。」

「用小型的吸尘器,可以吗?」欧森推测瘀青是可能的下场。更为严重的后果时有所闻。一名佛罗里达男子,在邻居报案表示听到「吸尘器长时间运转的声音」后,被发现倒卧在自家的餐桌上。吸尘器引起致命的心脏病,而且「直接接触吸头的部位」呈现热灼伤。《美国法医学与病理学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Forensic Medicine and Pathology)的报告〈自体性慾死亡案例中吸尘器之使用〉刊登了案发现场的照片。图中的死者趴卧在七○年代直立式吸尘器上,一只手臂环绕着集尘筒,宛若恋人的拥抱。(这并非男人与吸尘器的首度约会。死者曾因妻子「撞见他以吸尘器自慰,吓了一跳」,其讶异程度自然不及妻子承受的惊吓。)

任何性兴奋都具有吸引血液的功效。如果患有性功能障碍的女性,每星期使用一般的按摩器四次呢?或者,只用手指行不行?我们是不是找到了便宜、简易、随手可得又欢愉无尽的女性性功能障碍疗法?我拨了通电话给柏曼女士。她回答:「这个嘛,我想技术上而言,妳的说法可以成立。究竟『爱神』是否比自慰有效,我就不敢说了。」

在另一份「爱神」疗法的研究中,我看到芝加哥大学妇科肿瘤学教授孟特(Arno Mundt)的大名,并透过电子邮件联繫他。信中写着:「亲爱的孟特医师:如果(以「爱神」)将血液更为频繁地引至阴蒂/阴户中能对性兴奋、润滑、高潮等有所帮助,那幺纯粹以按摩器或手指一星期自慰四次,是否也可获得类似的效果?」(事后想想,我应该在切入正题前先闲聊一两句的。)

医师捎来了回音:「问得好。我请施洛德女士代为回答妳的问题。」

施洛德(Maryann Schroder)为领有执照的性学家,任职于芝加哥大学医院,同时也是这项研究的主持人。

她说:「妳的问题很有趣。信不信由妳,还没有人研究过这项主题。」她提醒我,上一个主张自慰有益身心的人,断送了自己的前途。卫生署署长艾德丝(Joycelyn Elders)于世界爱滋日的演讲中,建议大众也许应该「学习自慰」,旋即遭前总统柯林顿免职。

「试想,计画名称中若有『自慰』这个字眼,我还能争取研究经费吗?」施洛德医师顺口接着说:「自慰,实在是位于敏感地带(touchy area)。」一语道破自慰研究领域的精髓。

不过,并非所有研究自慰的专业人士都得战战竞竞,考虑政府的观感,也并非人人都得依赖研究补助。有些自慰领域的专家从「随行震动阴道」与「佛列德先生胶状阴茎」的销售收益中得到经费。我从美国专利五六九三○○二号:「性爱用品:附有製造刺激的抽吸装置」,得知有马帝.塔克(Marty Tucker)这号人物,他是世界规模第二的情趣用品製造商创办人。我向他预约了时间,打算登门拜访。不论是使用抽吸装置或是其他的方法,关于我对经常性的自我刺激能否产生医疗功效的疑问,或许塔克会有答案。

本文出自《一起搞吧!科学与性的奇异交配》时报出版

女人不用勃起也可以做爱,为什幺需要这个自慰按摩器?

【看更多请到博客来】


上一篇:
下一篇: